【台灣1001個故事
訂購前必詳閱
各大百貨展售檔期公告
SGS檢驗報告
   
 
   
 
一步一腳印 FB粉絲專頁 自由時報刊登
走過煎熬 五味雜陳梅子人生

【一步一腳印】走過煎熬 五味雜陳梅子人生   

 

梅子加工廠經營者王貴香:「小時候在外面上班啊,只要是聞到有人在燒東西,那種感覺就好像回到故鄉的那種感覺。」
燃燒的木柴,醇厚的梅精,混合成特殊香味,連續幾年遇到風雨,加上進口蔬果產品競爭,王貴香這個本地梅子農,說不著急是假的。幸好她不只種梅子,還很會做各種梅子加工,醃的甜梅似蜜,曬的話梅酸甜,這提神的梅精,則是酸鹹甜三層味道順序豋場,層次豐富。  




王貴香:「梅子的話,其實它跟我的人生沒有什麼兩樣,五味雜陳,表皮,比如它說一個梅子來講,它是一個表面是苦的,然後黃梅的話中間是甜的,然後它中間種子是酸的。」王貴香:「這個是土從後面的那個山坡下來,然後蓋到屋頂上去,這個是窗戶,(土)整個擠進來,幾十年沒有(這麼大的土石流),那是第一次,梅樹應該都很大了吧,50多年的梅樹,它就是眼睜睜看著它(樹)一棵一棵(被土石流沖)下去,我們兩個還站在那邊看,一棵下去一棵下去這樣。」


20多年前,王貴香剛結婚時,和丈夫住在這裡,現在他們還常常不捨地回來看看。王貴香:「因為第一次(颱風沖走梅園),所有財產一夜之間都沒有了啊,包括我們的貸款,我們的會錢,總共背了1千多萬(債)就是說,那些會被倒掉,貨款被倒掉,我們再去借(錢)出來,所以說那時候,是總共背了1千多萬,貸款出來買的地,一夜之間就被沖掉了啊,貸款出來買的,梅園是貸款出來買的,買了好像隔年就被沖掉了,貸款還沒還啊,那就是說錢還沒還,土地也沒有了,貸出來蓋工廠的,也整個在泥堆裡面啊,所以說在一夜之間要想說要做什麼,欠這麼多錢要怎樣去還。」10多年來每次颱風他們都逃不過,還差點在這裡被山上沖下的泥石流淹沒,災後去幫鄰居忙,小偷卻趁火打劫,偷光他們加工梅子的機器。 王貴香:「機器搬出來以後清好洗好,我們再一個禮拜上去,什麼都沒有了,機器他(小偷)把我切成兩半,還要插我家的電,把機器切斷以後搬去賣了,沒有啦,那時候我是想說,他(小偷)應該是比我還要苦吧,這應該十幾年了吧(梅子)。」


珍惜每個小小的好,不輕易拋棄,因為人生中那絲甜,往往在酸苦鹹之後,才突然出現。


梅精加熱煮滾,用柴火才能逼出香味,再換陶甕細燉7天7夜,脆梅與紫蘇梅,她也一樣用心。王貴香:「你要是(一般店家)放糖精(來醃),大概3個月就可以吃,就可以出手,我們是用糖去做(醃) ,所以最少是要有10個月到1年(醃漬期)。」 王貴香的梅子食品,出貨期長,進貨成本也高,足足多出別人1倍,她只用附近農民所種的,不灑農藥的本地梅子,醃甜梅也只用純糖或蜂蜜,王貴香講話輕柔,態度堅持,常強調「要負責任」。


王貴香:「別人如果加糖精(醃)的話,就要加防腐劑,所以吃了不好,所以我們不去做這種的梅子,以前阿嬤或媽媽敎我們做這個,都是放糖的,我們就用這個原理來做梅子,想說不要加化學的,雖然說(加糖精會)速成的,但是吃了不好,我們不能說自己不敢吃做給別人吃,不好啊。」老天似乎有意讓王貴香這種人來賣無毒梅子,她先天體質過敏得很厲害,農藥或化學加工品,一點就讓她嘴破長疱,自己就是最好的安全試劑。 每顆在曬的話梅,都要做到各種味道均勻,晴天曬15天,雨天用電扇伺候,還要持續翻動,確保每顆的乾濕度與口味都很類似。


王貴香:「我很喜歡吃梅子,而且是要吃酸的梅子,我不喜歡甜的梅子。」記者:「你喜歡吃這種嗎?」王貴香:「我比較喜歡吃酸的,像那個梅精無糖無鹽,我都很喜歡吃,這個(醃)的我就比較喜歡吃,蜜梅、紫蘇梅,因為它比較酸一點。」 她喜歡的還是酸,是從苦慢慢往甜的方向爬,路上有伴,就算辛苦也甜蜜,其它壞事就忘了吧,她常說,生氣、傷心最沒用,努力解決問題才對。王貴香:「因為我想說,你用悲觀的方式去走人生的路程,我覺得…比較不值得,我想說你太多的悲哀,我覺得應該是多餘吧。」這塊梅園坡度快45度,王貴香和丈夫說,不算陡爬坡再爬上樹修剪,也不算累,要跟梅樹相處,腰低頭是進門階,園裡也沒路,靠自己踩出來。王貴香:「像它(梅樹)這個如果枝太多(不剪)的話,梅子會長得不漂亮,葉子太密它(梅子)也不會生,生(結果)不多。」看似傷害,其實是滋養,這滋味她也嚐過,幾次風災讓夫妻倆一無所有,背債後還被倒會,貸款壓力變得像身體的一部分,但她竟沒被打倒。王貴香:「想說倒我們會的人,相信他心裡也不好受吧。」記者:「後來有再見到他的面嗎?」王貴香:「有。」記者:「他有還你們錢嗎?」王貴香:「沒有。」 王貴香:「去面對,遇到就要去面對啦。」記者:「有人覺得說啊,我很累很辛苦?」王貴香:「不會。」記者:「為什麼?」王貴香:「就想說,欠人家錢啊,要還人家。」這不是她第一次面對惡意或者驚嚇、創傷,小時候家裡窮,愛賭的父親把母親打跑了。王貴香:「爸爸把她(媽媽)帶到這裡來,這裡他還是一樣在賭,她(媽媽)為了要養孩子,就到處去打工。」兄長母親都在外辛苦討生活,小女孩靠鄰家姐姐,帶她去山上採菜賣錢換食物,但這養女姐姐受不了養母虐待自殺了,而爸爸也嚷著要自殺。 王貴香:「你如果了解他就知道,他對孩子是很呵護的,當然他的方法是不對的,他的想法是一種愛,人說很自私的愛吧,我們(兒女)真的對他沒有怨沒有恨,(但)我們常講說,他欠我媽媽一個道歉。」她手指靈活整理梅樹,指關節卻有個曲折的角度,當時父親說要帶著孩子走,半夜對三姐妹揮刀,她伸手擋,拖著妹妹往幾公里外的哥哥家逃,山裡沒救護車,哥哥嫂嫂抱著滿身流血的妹妹們,終於找到一輛要從山裡出發的公車,她始終感謝動了善心救她命的司機。王貴香:「員林客運的車上,我二哥就一直搖(我)一直搖,我知道他一直在叫我,不能睡不能睡,這個都砍斷掉再接,接兩次沒有接好(恢復) ,這個是斷掉不能再接的,就整個縫200多針啊。」記者:「那時候幾歲,13歲?」王貴香:「13歲,哥哥一直搖我,叫我不要睡,缝了200多針,當時才13歲。」愛漂亮的13歲,頭皮被砍傷,頭髮都沒完全長好,她離開傷心地,請人介紹去台北紡織廠上班了,手還沒好,小學也還沒唸完,這樣一個苦命小孩,很有理由怨命運,但同時,也有人記掛著她。王貴香:「他(丈夫)就常常寫信,應該是真的被他拉回來的,被他的信感動的吧。」同村鄰居,哥哥的這個同學,一直寫信給她,18歲時她終於決定回鄉嫁人,她想,在哪裡跌倒,就在哪裡站起來,痛苦回憶擦不掉,但可以改寫,儘管後來她還是遇到好幾次天災,曾經徬徨無助但她始終都沒想再離家,土地才像能依靠的父親。王貴香:「(搬離家鄉)有房子住的話,也沒有東西吃,他們(農民在都市)沒有生活能力,你在山上,我說一個禮拜沒東西(買食物)時也不會餓到,到哪裡都有災害啊,災害來之前我們想說,多做一點準備,捨不得這塊土地吧,真的捨不得,因為這裡的話,你看,從小陪我們長大的梅樹啊,還有村民啊。」孫子:「泡泡通通不見了?」王貴香:「泡泡慢慢不見,等下就會結硬(凝結)了呀,等它冒汗了就可以那個(吃)。」 開心吃愛玉,先勞動,再安靜等待,才有甜蜜,菜裡都有梅汁、梅肉,吃飯就是一大家子人圍桌,她有時也會懷疑自己把孩子留身邊,有沒有錯。王貴香:「因為早期就是家裡不圓滿嘛,所以說我都希望說,把孩子摳(留)在身邊。」人生下半場,她寫給自己一個新的家庭故事,還把另一個遺憾,改寫成夢想。王貴香:「那個是一個夢,那個夢一直想說怎樣去完成,一個夢如果能去完成,是不是很好,(小時候)受傷之後,這輩子都想說,當初是人家把我們救回來,是想說有一天有力量的時候,希望去買台救護車,(我們)山頂(交通)不方便嘛。」先生笑著說,原來不知道她要捐救護車給消防隊,夫妻倆自己還留著奮鬥打拚時的小貨卡,卻貸款借錢去買車送人,王貴香用行動彌補遺憾,雖然無法完全揮去人生陰霾,季節交替時會憂鬱。 王貴香:「像說到秋天,我們還是會有恐慌症啊,或者是說有那個憂鬱症,會有一種那種現象,感覺會…會發生什麼事情,不過我們還是會去調適,我們就到外面去走一走,回來就好了啊。」 她很懂面對,安靜熬過低潮,有一次她又哭很久,才幾歲的小孫子,端著飯碗跑來她床頭。王貴香:「他就一湯匙一湯匙弄(舀)起來,他說阿嬤,你要吃飯喔,就把我(飯)塞進嘴巴這樣,不過他那一湯匙放到你嘴吧的時候,你會有很深的那一種感受。」


者:「是什麼樣的感受?」王貴香:「就覺得說,(人生)應該不致於沒有希望啊。」選擇面對,憂傷同時也要樂觀,人生用辛苦來泡梅子,卻用甜蜜蜜的純糖來醃,王貴香的人生五味雜陳像梅子。王貴香:「一直很想成立一個梅子博物館,因為喜歡梅子,真的喜歡梅子。」


 


http://www.tvbs.com.tw/news/news_list.asp?no=nunumt198720120710085328&dd=2012717221444





cheap womens nfl jerseys , cheap nhl jerseys , whoelsale nhl jerseys , cheap nfl jerseys , nfl jerseys cheap , wholesale nfl jerseys , nhl jerseys china